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坏吕蓓卡的博客

情不情

 
 
 

日志

 
 

爱比死更冷  

2011-06-30 11:18:45|  分类: 书香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楼梦》里最突兀的一段大概要算“二尤”的故事了,第一次看的时候就觉得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没来由横插一杠子太不“红楼梦”的“奇文”,可还是蛮喜欢这样蓦地里新鲜热辣的文字,字里行间透着市井闹肆的活色生香别开生面。有学者根据第一回作者的自叙考证,曹雪芹早年曾写过一本叫《风月宝鉴》的书,有讽时劝世的意思,品位格调显然不如《红楼梦》,但作者感情上又不能割舍,所以将其中大部分的内容插空编纂入《红楼梦》,就包括上述“二尤”并“珍、琏、熙凤、贾瑞”一干人故事。其中的尤三姐在红楼一众太太小姐婆子丫头中间最是特立独行,压根儿不是一个路数。荣府里琏二爷的小厮兴儿给“二尤”描述三小姐探春时形容她的诨号“玫瑰花儿”,意思是“又美又扎手”;尤三姐则分明是另一朵“玫瑰花儿”,并“又美又扎手”之外,更兼“风骚泼辣,放诞不羁”;她是贾宝玉眼里的“绝色女子,人间尤物”,“不知哪一个有福之人得以呵护尽心的”的清净女儿家;是“珍、琏”等寻常鄙俗男人既想且怕却垂涎而不得的“旷世美味”。古本里有“二尤”曾失贞于“珍、琏”的文字,现存的通行本盖将三姐不堪之过往尽皆抹去,别塑一贞烈女子之新文,叱!程、高之流亦不过一介寻常微末耳。

这样一个女子到底要怎样的男子才堪相配呢!真有是人。三姐曾与其有惊鸿一瞥之缘,对方却全不知情,于是爱情的烦恼自此开始,套用金庸的一句话:一见湘莲终身误。

柳湘莲,“风一样的男子”,《红楼梦》里除贾宝玉之外,另一个女人爱男人也爱的奇男子——与其相比,宝玉只是男孩儿——世家子弟,家道中落,任侠尚义,身如漂萍。小说回目里对他的称谓是“冷二郎”——“冷二郎(浪荡子)情遗九龙佩”——果然一个型男加酷男,够冷够硬;与荣宁两府里的须眉浊物们吃吃喝喝嘻哈狎游尚可,没的日里说恩情?哼!湘莲眉间鼻息里的冷,令多有容让的宝玉都下不来台。世俗的热闹和温情是融化不了他的,能将其击穿揉碎的唯有烈酒和利剑。虽未见过三姐的人,却也想过她的好,这可能是浪子天涯独行中温柔乍现的瞬间吧?天可怜见!这回“我本纨绔”的琏二爷固真心想成就一桩美事,却好心帮了倒忙,上赶着的拉拢撮合冥冥中毁了这桩本应是天作之和的好姻缘,不幸敷演了一出血淋淋的放得下却拿不起的“傲慢与偏见”。

为之奈何?

象柳湘莲这等桀骜不逊的“风之子”,活该是要尤三姐这样如烈酒如暴雨的女子去烧痛去浇灭他身上与生俱来难自弃的执迷与决绝的,只是这代价太大,太残酷。 

“揉碎桃花红满地,玉山倾倒再难扶!”曹雪芹用诗人的浓情铭记了这段“奇情”之殇。

身虽死,爱尚存,只是,爱已冰冻,比死更冷。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