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坏吕蓓卡的博客

情不情

 
 
 

日志

 
 

这个月的最后一天,听听音乐  

2013-11-30 21:46:15|  分类: 爱乐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从玩起微博和微信,就逐渐冷落了博客,转眼差不多三个月没有写点儿什么了,突然发现今天已是十一月的最后一天,有点儿惶恐,有点儿莫名失落和自责,也怪可笑的,那就随便涂写两笔吧。

那天一边忙工作一边听音乐(我从当学生时代就培养的坏习惯,必须一心二用,再忙也得听听音乐,要不会爆炸),耳边传来郑钧的歌声:“我--也很想--能变快乐,我--也很想--他妈的不沮丧。。。。。来来回回空空荡荡(《我的愿望》)。”

突然发现,艺术表现痛苦总是那么传神,反之,好歌寥寥。

郑钧的歌曲描写痛苦、沮丧、悲伤乃至愤怒,都呈现懒洋洋的厌弃和赤裸裸的自嘲,曲调多轻松诙谐的快板,极少缠绵与沉重,却也不少勾引出你久违的鳄鱼的眼泪。

最典型的是那首《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最悲伤的词句配最欢快的彝族少女的和声,每当听到都会想哭,倒是蛮适合毕业时的散伙饭,呵呵。

另一首歌缓缓响起,《Dying  In  The  Sun》,Do you remember , The things we used to say?I feel so nervous,How could I let things get to me so bad?Like dying in the sun记得去年秋天吗?你离开了我,我怎能让事情就那样糟糕的发生?疯狂的我不知该如何是好,就像在阳光下死去。——“爱尔兰忧伤的眼睛”The Cranberries小红莓乐队的经典作品,我其实更喜欢它的另一首代表作《Zombie》(可译作“僵尸”,或“行尸走肉”),一首反战作品。

我非常非常,非常喜欢爱尔兰的女歌手!小红莓的主唱Dolores,Enya恩雅,还有Loreena  McKennitt罗琳娜-麦肯尼特,她虽然是加拿大籍,但她的音乐却是最具爱尔兰风情的凯尔特音乐,风笛和竖琴,是凯尔特音乐的标志性乐器,音质美极了。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